兴业银行宫斗戏疑似再上演 陶以平内部晋升董事长或化为泡影?

  • 时间:
  • 浏览:1

原标题:独家重量!这部7.9万亿股的宫斗剧疑似再次上演:如履薄冰,陶依平总裁内部晋升董事长可能泡汤?

来源:总统应该参与

此前,业内猜测陶依平被内部提拔为兴业银行董事长,但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他还没有看到官方的公告。看来这次约会很有可能流产。

很多时候,商业银行高管之争就像是一场宫廷斗争,可谓如履薄冰。

2020年12月29日,中共福建省委组织部发布任职前公告,宣布现任兴业银行党委委员、行长陶拟调任重要职务,即陶出任本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知情人士透露,陶本应在上任后一周发布任职前公告,但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他却没有看到银行的正式公告。看来这次约会很有可能流产。陶升迁不顺利的原因被人(银行)举报;虽然他不能排除这次转嫁风险的可能性,但是被提拔为董事长的大概率是白费的。

更有趣的是,早在五年前,同样的“宫斗剧”几乎就发生了。只是作为这场“龚都大戏”的受害者,兴业银行行长陶依平在五年前是最大的受益者。

陶推动道路曲折

在提到兴业银行官网时,处于漩涡中的陶依平前几天也出现在官网。2021年2月16日下午,福建省副省长郭宁宁到兴业银行慰问,并在兴业银行行长陶的陪同下,向春节期间仍在一线奋战的工作人员致以节日的问候和祝福。

“行长要出席”了解到,70后福建省副省长郭宁宁有着丰富的银行工作经验,在中国银行(以下简称中行)工作多年。曾任中国银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金融市场总部总经理、香港分行行长、新加坡分行行长。

无独有偶,年近58岁的陶依平也出生在中国银行部。据公开资料显示,陶依平,福建福州人,198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陶入职后在中行工作多年,从事业务运营、行政管理,后被派往香港工作。曾任综合计划部部长、港澳管理办公室高级经理、福建省分行办公室主任、资本计划部主任、福州市中心支行行长、省分行行长助理,后任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厦门分行行长。

2015年下半年,前行长即将退休,兴业银行公开招聘国内各大金融机构总行候选人,陶是候选人之一,最终夺冠。然而,在此之前,出生于1971年的林已经被任命为国家主席,而且必须公开选拔。

事实上,业界对空降兵陶依平一直持有不同看法。大部分意见是这样的:陶虽然聪明强势,但主要经验是在分公司上班,从来没有在总公司培训过。要全面执掌一家7万亿的国家银行,无疑需要考验他的智慧和应变能力。

当他被提升为总裁时,受到了业界的质疑。现在内部提拔为董事长,被同行举报。陶依平的晋升非常坎坷。

当业内传言陶依平将被内部提拔为董事长时,兴业银行第四任行长的接班人一直是业内热议的话题。

从兴业银行行长任命的逻辑来看,第二任行长和第三任行长都是从银行内部提拔起来的,只有陶是公开招聘和融资的“黑马”

目前兴业银行领导小组除了即将年满58岁的行长陶外,还有三位副行长:(59岁)、(53岁),分管公司金融、投行等行,兼任董事会秘书;孙(53岁),分管同业和金融市场;蒋云明,监事会主席(55岁)。姜是兴业银行的创始员工之一。2009年底至2016年初担任总行副行长,最有可能晋升为行长。

过去不像烟

如今,屡战屡败的陶依平却因“报风波”而陷入尴尬境地。但有趣的是,早在五年前,同样的“举报风暴”几乎是一模一样地发生了。只是作为这场“宫斗戏”的受害者,兴业银行行长陶依平在五年前是最大的受益者。

把时间的指针放回到2015年,那时兴业银行

的行长还是被业内誉为“那个时代最好的行长”的李仁杰。时年61岁的李仁杰正值退休之年,2015年1月,李仁杰向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后,福建省委组织部就着手寻找接替人选,并在总行中高层内部进行民主投票测评。当时的投票测评中还没远在山东的陶以平什么事儿,是当时同为副行长的蒋云明和林章毅之间的斗争,被称为“蒋林之争”。

当时的投票结果是蒋云明任监事长,林章毅为行长候选人。

在当时,年仅44岁的林章毅年富力强且业务能力突出,是时任董事长高建平着力培养的人才,也是行里公认的“太子”,成为行长候选人可谓众望所归。然而,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林章毅在接任行长之前遭人举报。原因也是令人啼笑皆非,在二胎政策出台之前,林章毅要了第二个孩子;据说只早了一个月,亦是违反了国家政策。

就这提早的“一个月”,耽误了林章毅一生的大好前程。2015年9月,林章毅调任福建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林章毅所分管的企业金融等业务则由46岁的兴业银行副行长薛鹤峰接任。

而事情的发展往往比戏剧还要精彩。2020年4月1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任命李卫民为福建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理事长,成为了林章毅的顶头上司。而实际上林章毅在兴业银行的职位一直高于李卫民,李卫民可谓后来居上,个中滋味怕只有林章毅本人才能体会。有消息人士称,林章毅已辞去了福建省联社的职务。

褪色的兴业银行

不难看出,此次陶以平被举报与与五年前林章毅被举报如出一辙。

而现实远比想像的还要残酷。陶以平除提拔之路格外曲折外,在经营方面也面临挫折。

陶以平上任之时,国内银行同业业务强监管、严监管时代的正式开启,兴业银行昔日引以为傲的同业业务首当其“冲”,最深的护城河成了最深的“伤”。兴业银行便启动了一场自上而下被外界称之为“刀刃向内”的变革,四年时间非标规模压降超万亿……

2015年,兴业银行的非标规模达到顶峰,超过2万亿,此后便开始一路下滑,削减幅度最大的则是应收款项类理财产品。

2016年,兴业银行非标总资产约为1.93亿元,应收款项类理财产品为4600亿元。到了2018年,应收款项类理财产品仅剩16.88亿元,应收款项类信托及其它受益权也从超万亿削减至2018年的9000亿。随着兴业银行持续压缩非标债权投资,2019年底,该行非标资产相比2016年末已经减少了1.26万亿元。

曾经最鲜明的同业业务,逐步演变成“商行+投行”的模式。兴业银行内部人士曾向媒体透露,一方面,同业业务正在成为“大投行”业务的组成部分;另一方面,同业金融业务的关注点已经和过去有所不同,更加聚焦于对企业金融与零售业务的带动。

近日,兴业银行发布上市银行2020年业绩快报,财报显示,该行年度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0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6.2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15%;总资产7.90万亿,同比增长10.49%。

在12家股份行中兴业银行依然名列前茅,只是这与曾经那个同业业务超过国有大行的高光时刻不可比拟。而当前兴业银行又陷入新一轮的宫斗之中。在零售金融盛行的当下,昔日“同业之王”兴业银行又将如何自处?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