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广汽资本总经理袁锋:多种多种方式资本纽带 助力汽车“新四化”转型升级优化

  • 时间:
  • 浏览:4

原标题:广州汽车之都总经理袁峰专访:通过资本纽带帮助汽车“新四化”转型升级

每一个记者任飞,每一个编辑萧玉栋,

针对产业规模化趋势,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发展正在吸引更多的产业资本倾斜。围绕资本增权产业发展的核心,广汽资本近年来围绕汽车“新四化”(电气化、智能化、网络化、共享化),专注于旅游领域的投融资,为新兴业态的排列组合创造更多的融合商机。

受访者供图

广汽资本总经理袁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产业资本既要覆盖成熟的PE项目,也要着眼于早期成长型企业的布局,关键是要在支撑汽车“新四化”供应链发展中发挥“纽带”作用。

基于工业资本

政策引导和金融支持是影响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随着造车新势力的崛起,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吸引了更多的资本关注。与其他市场化基金相比,产业资本更具针对性,在筹资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袁锋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的产业资本已经跳出了靠金融投资生存的舒适区,已经主动走向产业赋权。广汽资本作为广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目前管理着超过24只基金,管理规模超过40亿元人民币。据报道,在已投资的近38个项目中,有9个已经退出市场或实施并购。

此外,目前广汽资本已投资8家以上企业,正在推进上市计划。袁峰告诉记者,在广汽资本的投资目标中,25%的被投资企业被引入集团供应链,27%的被投资企业与集团产业链达成深度交流。其中,2020年协助被投资企业对接订单金额达25亿元,历年被投资企业累计收购金额近70亿元,协助被投资企业实现后期融资金额近6亿元。据悉,去年广汽资本的利润增长率达到350%。

袁峰表示,目前广汽资本的融资结构主要是以南方金融圈为基础,包括与广汽集团上下游合作的客户,以及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母公司基金。但后者在整个筹资结构中所占比重相对较小,前者在之前的投资过程中取得了较好的财务回报。

在他看来,产业资本最重要的作用是充分发挥“纽带”在支持供应链发展中的作用,也是对他所倡导的“谁投资谁负责”概念的诠释。从新能源行业的发展现状来看,行业内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填补,资本的力量在企业的起步阶段和成长阶段不应该缺失。例如,广汽资本投资AVIC锂电池,作为国内原始设备制造商的新能源电池和系统供应商,并由广汽资本、红杉资本和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预A轮)共同投资。

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

与其他市场化的股权投资基金不同,产业资本在投资策略上有其独特的特点。与专注于芯片和半导体的科技型产业基金类似,广汽资本专注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布局,而围绕汽车“新四化”、专注于旅游领域的投融资则是袁锋正在思考的战略课题。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投资弥补技术的不足。”袁峰告诉记者,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投资核心是电池,从电池寿命和安全性的角度来看,固态电池代表了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

他承认广汽集团的传统优势是n

与后期投资策略相比,袁

锋认为早期初创企业也有产融结合的机会,尤其是对集团内部自生发起的项目。去年9月,广汽集团首家内部孵化技术创新公司“广州巨湾技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湾技研)完成注册,注册资本为5882万元,由广汽集团牵头,广汽资本、广汽研究院石墨烯技术团队与第三方战略伙伴持股平台共同出资成立。

袁锋告诉记者,巨湾技研致力于推动超级快充电池技术产业化落地,目前工作重心之一是超级快充电池技术和新一代突破性储能技术,使电池导电性能升级,极大缩短了充电时间。

此外,广汽资本也注重在芯片领域的布局,以加速国产替代的进程,目前已投项目中有部分在与广汽集团进行业务合作。可见,对于投资阶段的把握,广汽资本并未偏安一隅,而是立足PE投资做全域覆盖。但袁锋表示,产业资本的使命要求被投企业具备与产业链协同发展的能力,亦对项目的商业化、产业化基础提出更高要求。

理性把握投资与退出关系

投研门槛的高要求亦是对企业自身造血能力的看重,虽与注重早期布局的创投资本有所不同,但也加深了被投企业资本化的确定性。因此,袁锋表示,广汽资本的投资终局不仅是帮助企业上市,而是优先产业融合之需作技术上的创新。

他告诉记者,之所以有的项目投在后期,也是市场的需求所决定,抢先在技术成熟的前夜“上车”总比到了红海时代要强,而作为集团技术的迭代之需,资本能够加速这一进程。不仅如此,由于广汽资本的资金来源部分系自有资金,因此投向内部孵化的项目时,袁锋坦言如此将降低退出的风险。

可见,对于技术驱动产业变革这件事,广汽资本亦在内外开弓,而这恰恰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出现规模效益前最迫切需要的产业要素。袁锋认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并不遥远,固态电池的量产跟组装商业化使用或在2022年底实现,而整个新能源车产业规模的效应已经显现出来。

未来,新能源车的优势或远不及动力响应及续航这些初级要求,而是在车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切入更多交互入口,袁锋亦对此有所展望。在他看来,类比苹果产业链催化中国智能手机产业的发展一样,特斯拉这条“鲇鱼”的引入也在加速行业的发展和技术的创新,中国车企或在传统造车领域有较大的改进空间,但在新能源车以及“新能源车+”领域有望贡献更多“中国智造”。